凌牙aka  

【黑白王子】情深深雨濛濛


依萍跳桥paro
毒很深,建议不要在嘴里有东西的时候食用

——————

自从拉希奥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颗蛋并声称这是大地的守护者与乌瑞恩最后的血脉后,安度因觉得拉希奥愈发神经质了。

比如现在,刚刚结束作战会议困到眼皮打架的安度因面色不善的望着盘踞在暴风要塞顶端的龙型生物,圣光在上,他现在只想回卧室好好睡一觉:“拉希奥,你在做什么?”

拉希奥哭丧着一张脸,他张开自己的双翼,龙息从他的鼻孔里撒出来,一些火星落到了地上:“安度因,我的蛋不是我的了!”

巨龙振翅带动的气流让安度因听不清拉希奥的话,他只能挪动脚步试图靠近拉希奥盘踞的塔楼:“你的蛋什么?你下来,你有什么话先下来说。”

暴风要塞做错了什么,三天两头就要被一头成年黑龙压在肚子底下。

拉希奥尖叫道:“我不!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跳下去!”

黑龙喷出的阵阵热浪袭向安度因的脸,安度因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后退一步:“好,好,我不过来,那你说怎么才能让你下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看来无论是什么生物,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安度因可以向圣光发誓,如果没有卫兵拦着,也许整个暴风要塞都会被看热闹的市民围的水泄不通,他甚至在几个熊猫人后面看到了圣光大教堂的牧师们,泰达希尔难民们的救治工作已经完成了吗?你们现在都这么闲的吗?

“这是怎么了?”安度因听见人群前排的暗夜精灵女祭司开口询问旁边的人类女性。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呀!听说我们的陛下外头有人了,这不,拉希奥殿下正闹呢!”

困到忍无可忍的安度因左右打量着,试图找些东西分散拉希奥的注意力,他示意手边不远的侍卫过来想吩咐他些什么。

拉希奥见状冲着安度因大声嚷嚷道:“你别过来!你以为我要自杀吗?”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宁愿相信你爹暗恋我爸我也不信你会自杀。

拉希奥见安度因沉默,顿了顿接着说:“哼!我才不会如了那头老狼的意。他巴不得我早点死好给你塞上个后宫佳丽三千,泰莉娅·弗塔根?佳莉娅·米奈希尔?还有她的好女儿?甚至连丽丽·风暴烈酒都在名单上!大地守护者后裔才不会自杀!黑龙才不会那么没出息!我是不会让那头老狼如愿以偿的!”

围观人群顿时议论纷纷——
“难道最后的黑龙也要被腐化命不久矣,所以陛下才要在外面找人吗?”
“我看准是国王陛下干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我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可不是,前些日子我家隔壁那对小夫妻,结婚没多久就闹离婚,男的还说什么家花哪有野花香,现在的男人啊……”

拉希奥一听这话来劲了,他昂起头声泪俱下继续自己的控诉:“你还要把我们的孩子交给那什么泰莉娅·弗塔根抚养!你把我这个孩子的生身父亲置于何地!”

“这可不得了啊,小三都骑正宫脸上来了,我们的国王陛下还是人吗?”
“可不是呀!瓦里安陛下当年那么专情,怎么小王子一点没学来呢!”

安度因竭力维持着自己脸上的微笑,一旁的守卫下意识离国王远了几步,他看见金发国王嘴角抽搐着抬头微笑道:“又关泰莉娅什么事?她才和我见过一面。”

拉希奥泫然欲泣:“他们说你都打算叫孩子伯瓦尔——伯瓦尔·瓦里安·乌瑞恩!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和伯瓦尔什么关系吗?最后的黑龙什么都知道!我好痛苦,我拔掉了我所有的龙鳞,所以我活不成了,只要把我的龙鳞找回来,我就可以‘复活’了。”

安度因脸上的黑气已经实体化:“拉希奥,我警告你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我也没打算给个蛋起名叫伯瓦尔·瓦里安·乌瑞恩,我甚至不知道你今天又为什么在闹脾气。”

“你是谁啊?你为什么要管我?你把我的蛋藏在哪儿了?”拉希奥心无旁骛地继续说自己的,他没有理安度因,自顾自地仰天长啸,声音里甚至隐约带了些哭腔:“你谁都可以冒充,就是不可以冒充安度因!安度因才不会凶我!你把我的安度因还给我!”

围观人群顿时唏嘘不已。
这是多么虐心的一出大戏啊!而对国王“始乱终弃”的行为,越来越多的人表示了自己的唾弃——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安度因能听见。

不过安度因现在只想把拉希奥从暴风要塞的塔楼顶上扯下来,他觉得用不了多久这座饱经风霜的塔楼就又双叒叕要塌了。“拉希奥,你下来,蛋就在我的卧室里,你下来我就不追究你给我捣乱的错。”


“那你立字据!还有我的蛋绝不可以叫伯瓦尔!”


“乌瑞恩家的人从来一言九鼎,你现在能先下来了吗?”

“轰——”坍塌的塔楼代替了拉希奥的回答。

围观群众顿时做鸟兽散。

“拉希奥,一个月,不,三个月,三个月别让我在暴风城里看到你,不然我就把你的东西全部打包扔给红龙军团!”

——————

室友在看情深深雨濛濛刚好放到依萍跳桥,故事秽写一半满脑子“你不要过来。”于是就脑补了这个沙雕段子,真的很有画面感啊哈哈哈哈哈哈

2018-08-08 评论-8 热度-19 魔兽世界黑白王子拉希奥安度因

评论(8)

热度(19)

©凌牙ak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