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牙aka  

【吉安娜】黑龙故事秽·离人心上秋

私设多如狗,粉丝滤镜四十米

⚠️吉安娜无脑吹

有 拉希奥x安度因 明示,不适者慎重

 


黑龙故事秽·离人心上秋

 

 ————

当早间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卧室的时候,吉安娜翻了个身嘟嚷着:“金迪——”回答她的是一室的沉默。这让她清醒了过来,她掀开被子坐在床上转头看向窗外,只有零散的鸟雀叽喳随着海风回应了她的呼唤。

等到她穿戴好下楼后,温蕾萨已经在楼下的会客厅等她了。温蕾萨显得心事重重,不时抬眼四处观望着,眉头紧皱。

“这不是个好主意,吉安娜。”温蕾萨一脸担忧。

“往好处想,这是个机会。”吉安娜说,“如果成功,一劳永逸。”

 

————

 

黑暗之门8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不要惊讶我的女儿,这是你应该受到的尊敬,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因为你现在不仅仅是吉安娜,你更是普罗德摩尔。你是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这个姓氏的荣耀——你来自大海,是库尔提拉斯的女儿,你应当骄傲,同时也需谨记恪守谦卑。不过正如同低估自己和高估自己一样错误,过度谦虚和过度骄傲也一样糟糕。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你要记住,我们生而为人,生命并非永恒,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拥有更多其他种族无法企及的优秀品质。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15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学徒,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听闻最近你和洛丹伦的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有的很近,我并非要阻止你们间的友谊,我清楚的了解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陛下是一位伟大且值得尊敬的国王,前些日子在暴风城大教堂里阿尔萨斯的一言一行我也看在眼中,希望他也正如同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满怀公正、谦卑、无私、怜悯”。

    无论你有多么喜欢他,牢记你的骄傲与矜持,你是高贵的库尔提拉斯王国继承人,你的身上有着大海的祝福,不是那些整天喝茶开沙龙的贵族小姐。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16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学徒,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很高兴听闻你在达拉然的进步,也祝贺你成功成为安东尼达斯的学生,我清楚的知道这对一个法师而言意味着什么。

    前些日子你的母亲从达拉然回来,告诉我奎尔萨拉斯的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有意结交你。我不会干涉你的社交问题,但是我有一条忠告要告诉你:优柔寡断对谁都不是个好主意。就如同谁也不会喜欢梅雨季节的阴雨绵绵一样,如果你无法在一件事物上保持长久热忱,你要做的仅仅只是第一时间回绝掉一切夜长梦多的可能而已。你的母亲曾经苛责过我太过较真,人生并非选择题。我并不这么认为,遵从你的本心,多数时候我们就是在是与不是之间二选一,正视你的本心,圣光会庇护你前进的道路。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19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学徒,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你的母亲催促我尽快考虑你的婚事问题了,我对此并不着急,这在于你自己。米奈希尔家的小子还太嫩了点对于你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总是太冲动,还稍欠些火候。这话也许你不爱听,但我还是要说出来。

    听闻洛丹伦北部最近出现了大规模的瘟疫,安东尼达斯告诉我他打算派你代表达拉然去调查那些事情,这对你而言是好事,实践出真知,只有去地里劳作才知道收成的来之不易,只有扬帆起航才知道大海的距离,衷心希望你可以好好运用你的知识。而终有一天,你也会运用这些知识与力量来统治整个库尔提拉斯。

    对于你的洛丹伦北部之行,虽然有米奈希尔家的小子和他的手下们陪伴,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各种意义上。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20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学徒,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我已经得知了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那个混账干的好事。弑父叛国,连自己的授业恩师也不放过,哈,真是莫大的讽刺。泰瑞纳斯早前还曾和我讨论过,等到瘟疫的事情结束他就打算让他的好儿子接受大部分日常王国事务,看来他的儿子等不及了。

    并非怀疑达拉然的防护措施,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保护好自己。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20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学徒,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我已经打算带着库尔提拉斯的海军过来支援洛丹伦了,圣光指引我们不能这么任由恶魔在洛丹伦继续横行。我明白你和那个恶魔之间曾经的感情,但是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有些时候人更需要的是坚定的信仰与实实在在的利益。或许你会觉得崇高的理想不应当与俗物挂钩,但我要告诉你,前者让你活下去,而后者才是你迈开第一步的动力。

我们的舰队将在不日后到达,愿圣光庇佑你。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20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大法师,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我甚至无法保证这封信能否到达你的手上(我也不期望它会准时),首先恭喜你成为了达拉然认可的大法师,虽然这代价是沉重的。

    我们已经打算从洛丹伦撤军了,那些东西太多太多了,无法想象前一秒还在并肩作战的伙伴下一秒变化作枯朽的亡灵对你刀剑相向。我们的兵力也剩的不多了,现在为了不全军覆没我们不得不撤退。我的副手建议我返航库尔提拉斯,我拒绝了他的方案,打算直接西渡过来找你。我的预感告诉我你会需要我的帮助。

    保护好自己。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21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大法师,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我听闻了海加尔战役的消息,我为你骄傲我的女儿,你也是整个库尔提拉斯人民的骄傲。但是我要指出一点的是,普罗德摩尔女士,你不该将自己的后方交给一群绿皮野兽,他们不可信,即使他们声称已经摆脱了燃烧军团的控制。不要忘记你的兄弟死在谁的手上,不要忘记又有多少家庭因为这些绿皮野兽家破人亡。倘若他们在兵临城下时哔变又会造成多少无法估量的损失?我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不能再失去第二个。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21年

致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库塞拉摩统治者,尔提拉斯海军上将之女,达拉然大法师,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予以诚挚的问候。

海上王权号数月的海上时光即将结束,我们快要到达塞拉摩了。塞拉摩的位置易守难攻,对于进攻卡利姆多是再好不过的天然补给站。

见面在即,我依然要和你强调的是兽人的不可信。早前我曾告诉过你,崇高的信仰与面前的利益是可以共存的,我知道你有着和平的崇高理想,谁不是呢?我们是休戚相关的血脉至亲,我理解你,但是你的阅历尚浅,我们不做脚踏实地只着眼于眼前蝇头小利目空一切的人,同样我们也不能活着满是空中阁楼的理想乡里。不要被眼前虚假的和平所蒙蔽,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想着杀光这些兽人。

准备好塞拉摩的军队,又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在此致以崇高的祝福。

                                      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

 

 

黑暗之门21年

致吉安娜:

    保护好自己,女儿。

                                                   父 戴林

 

 

 

 

 

————

吉安娜裹紧了身上的袍子,诺森德凛冽的寒风将她的发丝吹散在暴雪中,银白的发丝与纷纷扬扬的雪幕融为一体。

事实上,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吉安娜依稀记起上一次自己登上寒冰堡垒时的情景,她带着一小队精英配合提里奥·佛丁的银色北伐军从旁侧攻入了这座长年被坚冰覆盖着的要塞,发现了霜之哀伤窃取灵魂的邪恶能力。霜之哀伤,正是吉安娜此行的目的之一。银色北伐军对外声称霜之哀伤已经被灰烬使者砍断,这把被诅咒的魔剑已经和那位被诅咒的王子一同成为了历史。思及此,吉安娜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嘴边呼出的白气飞速遁入霜雪之中与笑声一同杳无踪迹。

她看着不远处闪烁的奥术光芒,显然她快到了。

 

达拉然的法师们战后在冰冠堡垒的下方建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据点——既不大到引人注目,也不小到可有可无。据点里的人们行色匆匆,路上偶尔遇到熟悉的面孔也只是停下点头示意后便迈开步子继续自己上手的活计。守卫领着吉安娜走上了寒冰皇冠,吉安娜认出了他肩甲上洛丹伦的标记。

“没想到这里还会有洛丹伦的骑士。”她目光幽幽看向那块剑锤盾交错的标志,冰川散发着寒意刺入她的肺腑,她的声音显得浑浊又疲惫。

“我是自愿申请留在这儿的。”守卫没有停下带路的脚步,他微微侧过头想看向吉安娜——这个曾经拯救过洛丹伦人民的热爱和平的大法师。他的盔甲阻止了他,他只能尽力压低自己的脑袋,让头盔的接合处不那么紧贴着脖子,这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是吉安娜可以看见,这位年轻的守卫眼中饱含着略显羞涩的微笑与希望——那是她已经失去的东西。她扯了扯嘴角试图作出一个友善的表情,不出所料的,她失败了。

“我听闻您也是自愿来这里完成封印的。”年轻的洛丹伦守卫有些局促地再次打开了话匣子,“您是洛丹伦的英雄,也是联盟的英雄,我们……我们都非常敬重您。”

吉安娜摇了摇头,她没有出声,这让年轻的守卫有些忐忑,他顿了顿,想到了近来那些发生在眼前这位领袖身上可怕的事,试图开口安慰。

“塞拉摩的事——”

“够了!”吉安娜打断了他,他能感觉到愤怒顷刻间填满了她,仇恨的火焰瞬间点燃了她的双眼,仿佛可以融化掉整片冰冠冰川经年不化的皑皑白雪。吉安娜怒视着这位揭开她尚未愈合的伤疤的年轻人,但是于此同时她也明白过来这不过是在迁怒。

“部落迟早会发出代价。”她皱着眉头冷笑道,“现在,你可以退下了。”

守卫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巨大压力,恐惧在他的心底开始蔓延,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吉安娜女士。一年前吉安娜跟随大法师罗宁来此稳固霜之哀伤的封印时她还是那么的温柔与自信。想到罗宁,守卫不禁黯然。现在都没有了,可怜温蕾萨,还带着两个孩子,愿圣光庇佑这个坚强的母亲。

退下前,这位洛丹伦的年轻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被黑暗包裹着的肯瑞托新领袖。

 

吉安娜一生中从未觉得复仇的欲望是如此的强烈,又那么近在咫尺。而眼前力量的果实是那么的甜蜜,甘甜的沁人心脾,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引诱着她义无反顾的走向无尽的深渊。

她想到了父亲曾经灌输给她的观念“迟早有一天你会想把他们都杀光。”彼时的她是那么的天真,为了自己海市蜃楼般的“崇高理想”,将父辈的教诲听若儿戏。和平?美妙的谎言,彻头彻尾的欺骗!伤疤从未愈合过,伤口早已溃烂到深可见骨。那座代表着和平的城市现在只剩下满地的尘土,紫色的奥术能量至今还未散去。金迪,她想起了自己的侏儒学徒,还有自己触碰那些无助的身躯时瞬间化作的紫罗兰色尘埃,那曾是她的人民,现在只是泥尘沼泽上一抔抔的奥术灰烬。悲伤再一次的涌上了吉安娜的心头,她颤抖着想放声哀嚎,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声音——她甚至无法呼吸,只能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冰封王座。

停下!一个声音在吉安娜脑中炸开,但稍纵即逝。

吉安娜警惕的环顾着空荡的寒冰高台,可只有呼啸的寒风声接连传入她的耳朵。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凝视着不远处冰封王座上的霜之哀伤。

半晌,吉安娜终于下定决心,她毫不犹豫的迈出了坚定的步子,走向了那座被诅咒的王座。

 

——

被诅咒的魔剑,苍蓝色的符文,闪烁的光芒照亮了吉安娜阴沉的脸庞,前额的最后一缕金发也如同她的心一般凝结成冰,冰霜覆盖了她早已干涸的嘴唇,冰雪爬上了她的脸颊,寒意从四面八方涌入寒冰高台,整个冰冠堡垒开始震颤,冰川大地再度裂开,五年前曾葬身于此的众多勇士们受到了新的召唤,累累白骨从绵延千里的冰川下破壳而出。

她独自一人,朝着那座冰冷的王座走去,转身,缓缓坐下。

 

“现在,”她说,“去奥格瑞玛!”

 

——————————

“这次的故事告诉我们,失去会让人疯狂。”拉希奥语气生硬地总结,“所以安度因,你明白我的意思。”

“你知道每次你对我说教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谁吗?”安度因虽然更想先发表对拔起霜之哀伤的吉安娜的看法,但是思及拉希奥接下来要引出的话题,他只能心虚的试图先转移话题,当然他失败了,拉希奥契而不舍的把话题拉了回来。

“这不是说教安度因,这是在行使作为安度因·乌瑞恩的伴侣的权利而不是暴风城国王顾问的权力。你应该感到庆幸我没有对你发火,阿拉希高地的事情虽然我应该称赞你的高明,我尊重你安度因,但是无论何时——”拉希奥停顿了一下,然后郑重地开口道,“对于我而言你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安度因有些心虚的看着目光炯炯的拉希奥,他撑起上身给了拉西奥一个安抚性的吻,继续努力完成刚刚失败的计划:“我是国王拉希奥,有时候我总得冒些险。以及我要说的是,你的故事总是很有吸引力,可是这些主人翁的名字总是让我不由自主的带入那些老熟人的面孔。”他放下了支撑自己上身重量的手,把头又枕回了拉希奥结实的腹部,“我怀疑迟早有一天我会在故事里听到有人顶着我父王的名字对着另一个顶着吉恩名字的家伙跳贴面舞。”说完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拉希奥小腹上的脑袋有些神经质地甩动着,想把那个可怕的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抹去。

这次安度因终于成功了,拉希奥一只手环过安度因的下巴固定住那个在自己腹部煽风点火的毛茸茸,另一只手插入到安度因的发间蹂躏着那团已经乱如稻草的金发说道:“虽然有些故事看起来十分荒诞不经,但是他们都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只是不属于我们当下的时间线而已。比如当年白虎寺审判时凯诺兹放出来的那些,又比如有一个时间线里你给我生了个孩子,一个七磅重的胖小子,哭起来的时候声音可以穿透整个暴风要塞。”

“感谢你这个时候提醒我暴风城还没有下一任继承人。至于你的天赋异禀,原来你和青铜龙那边有些沾亲带故?”继承人的问题最近一直困扰着安度因,而回想起凯诺兹当初干的好事,让他不由得有些烦躁。

“真是令人伤心的质疑,”拉希奥故作姿态的摆出被安度因伤到泫然欲泣的模样,头部被固定住的安度因被迫嘴角抽搐着欣赏完了拉希奥蹩脚的演技,“硬要说的话,因为我是最后一只黑龙。”说完,拉希奥松开了束缚着安度因的手,努嘴示意安度因看向自己已经开始冒头的下身,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安度因试图装傻充愣,他闭上眼睛做鸵鸟状:“黑龙?哪里有黑龙?上一次暴风城出现黑龙时我才多大?十岁?”

“你得活在当下,我的小国王。”拉西奥翻身把安度因拉到身下说,“现在,黑龙在你身上。”

 

 

————————

 本篇脑洞来自吉安娜的一个梦,梦见是她代替阿尔萨斯拔起了霜之哀伤。

不大清楚歪果仁的正式外交信件怎么写的,格式就模仿了风暴前夕安度因写给希瓦的信。戴林的信卡了很久,修修改改无数次总觉得自己写不出一个父亲对女儿既严厉又爱护的感情。

说到这次的戴林我有很多自己的私设,主要还是当年玩war3战役的时候我就是个人族和暗夜的nc粉,粉丝滤镜大概四十米……

 

最后两个人的沙雕对话是在捏他蝙蝠侠的段子

——“Because I am Batman Wrathion.”

——“Where is the Joker Wrathion?”

真想让小黑别再奶自己是最后一只黑龙了,再奶都能奶个黑龙军团出来给联盟当新种族了。

 

下一个脑洞可能是逆时间线的黑白王子场合(似乎又是个be),但是我今天看了老兵CG我好激动啊,想给曾小哥先介绍个对象(暴风城催婚协会名誉会员绝不认输,爱他就给他介绍对象!


评论(12)

热度(20)

©凌牙ak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