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牙aka  

【丕云】风声


二b明骚大龄剩哨曹丕x少女闷骚大龄剩向赵云
没什么存在感的哨兵向导设定,二丕精神体雪狼,云妹精神体矛隼

警告⚠️
真三国无双系列同人
【人物极度ooc】
副cp曹惇 郭荀 cp洁癖慎
顺便曹惇是哨哨,郭荀是向向

庆祝丕云大蛇终于再合体,四舍五入他们结婚了!结婚了啊!!!虽然二丕神装十分少女,云妹神装十分的兄贵……但是我爱他们!!爱他们一辈子呜呜呜(;´༎ຶД༎ຶ`)
——————————————


风声,只是风声。

曹丕俯卧在草丛里,自觉耳边风声鹤唳。抬眼便是漫天繁星,星火点点,散落满身。曹丕已经蹲守在这里四个钟头了。

他在等。

好的猎人从不会对猎物失去耐心,可长时间的潜伏也到底让曹丕心下一阵烦躁。这里是附近仅有的一处丘陵,目光所及坐落着一片不大不小的天然湖泊,因为长夜城地处极北,湖面已经上冻,冰层并不全厚,有些地方因为冻的不够结实,已经出现了裂纹。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水汽掺杂着白雪覆盖下的青草涩味,附着在曹丕花岗石一般坚毅的脸上。

忽然,曹丕剑眉一紧。

又是风声。

——————

三天前,魏塔首席哨兵曹丕被魏塔塔长兼他老父亲曹操委派来向导学院招募一批新鲜血液。曹丕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从一群塔都没出过的新兵蛋子中物色出自己最心仪的向导—— 在他顺利气跑了五个向导后,他的第六任合作向导也不堪其扰,给上面递交了调离申请。赶巧碰上向导学院毕业季,虽然魏塔“向导当哨兵使,哨兵当畜生使”的名声在外,曹操也算是良心发现计划着塔里该招点新人给老家伙们放放假,顺便在给他难伺候的儿子物色一只新的小白兔——魏塔内已经没有一个向导愿意和曹丕组队了,无论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曹二少“向导杀手”的称号已经快传去隔壁蜀塔和吴塔了。

这件事说来还是夏侯惇的主意。夏侯惇被曹操每日抱怨的不堪其扰,刚巧自己负责招新的事,便主动提了让曹丕自己去向导学院自己物色人选。自己挑的,总不会像之前那些个一样不出三日便把人吓跑了吧。得到了曹操的首肯,夏侯惇提溜着曹丕的领子麻利收拾好行李准备亲自选人去了。

临行前,曹操把曹丕叫到办公室,耳提面命了一顿,看到心仪的就直接带回来,你也老大不小了,人妻虽好,养成也不失是一种乐趣。顺便哪个向导敢给你惇叔抛媚眼的全部拿小本子记下来,我们魏塔统统不要。

其实你后面那句才是重点吧。

曹丕心下一阵郁闷,明说去挑新兵,合着是让我给惇叔挡烂桃花再顺便带我去征婚的。我才二十出头,才和几个向导眉来眼去过,就要用剩下的一辈子时间只给一个人写情诗了吗?

兄弟,你那不是眉来眼去你那是单方面性骚扰。

“明明是怕惇叔被人家小年轻勾引了去,怎么父亲偏偏就要用我做借口,让我找个向导了却我这自由潇洒的一生呢?”曹丕向贾诩抱怨。
那是你父亲本来已经有了荀彧郭嘉两个向导坐镇后方,可惜他们两个向导搞到了一起,你父亲怕这剩下的最后一只鸭子也跑了。贾诩腹诽。

抱怨归抱怨,总的来说,最后曹丕还是屈服在自己父亲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的跟着夏侯惇前往向导学院,一边替曹操提防着未来可能出现在夏侯惇身边的花花草草一边给自己选媳妇去了。

——————

夏侯惇和曹丕此行的目的地向导学院坐落在极北之地的长夜城,直升机沿弱水走的水路,螺旋桨的搅动的气流声与水面上吹来的寒风让曹丕心下一阵焦躁,夏侯惇仿佛感受到了曹丕的不安,乐道:“紧张啊?”
曹丕心下嘀咕,我这不是马上要帮您挡桃花么,万一哪朵没挡住,我父亲回去肯定扒了我的皮我能不紧张吗。

我们那会儿汉塔刚被董卓把持,向导全部被软禁,一群光棍老哨哪像你们现在还能自由恋爱,只能哨哨之间想办法先凑合凑合。见曹丕不答,夏侯惇颇为“善解人意”的拍了拍曹丕的肩膀老父亲似的安慰到,末了还老神在在的感慨了一句,年轻人啊,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人家哨哨之间凑合是相互凑合梳理精神领域,就您和父亲那是床上凑合,曹丕心想。
“惇叔,我还年轻啊,你忍心侄儿就这么跳进婚姻的坟墓见死不救吗?”曹丕试图撒泼耍赖垂死挣扎。毕竟一码归一码,惇叔的桃花要挡,父亲给自己挖的坑也不能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跳进去。
“臭小子,别和我耍心眼。”夏侯惇笑着道,“你爹特地吩咐我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这次名单我和你爹都费了不少心思,别想着蒙混过关。这两天向导学院要开始年度演习了,到时候直接跟着他们蓝军到前线自己看去。你爹我不敢保证,惇叔什么时候害过你。”

——————

从第一天进山的时候曹丕其实并没有抱着多严谨的态度,虽说向导学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向导摇篮,说到底还是一群战场都没上过的新兵蛋子,曹丕这种战场上真枪实弹中活下来的老兵对多数新兵并不看好。事实也正如曹丕所料,他花费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把夏侯惇给的名单划到了底——还剩最后一个。
还剩下的这个向导,和自己配适度并不是最高的,先前看档案的时候也没有给曹丕留下多深刻的印象。也许已经被其他人解决了,也省得我再找借口,曹丕一脸神游天外的想到。
曹丕的精神体是头雪狼,此时此刻正趴在曹丕身边,耳朵有一搭没一搭的耷拉着。通体雪白的雪狼与远方山头的皑皑白雪完美的融为一体。郭嘉私底下和荀彧吐槽过,曹丕这个精神体,真不愧是老曹家的种,每次看到塔里已结合向导的精神体都要上去调戏,活该曹丕这小子不受那么多向导待见。
傍晚的时候曹丕找到了这处绝佳的狙击点,视野开阔处正对着蓝军大本营的必经之路,高倍镜下甚至可以看见不远处指挥所帐篷前的两个警卫员的交接活动。落日的余晖撒在不远处的山脊线上,宛若火烧了天边的云彩。

既然只剩下一个了,与其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不如守株待兔。
如果要攻下蓝军指挥所,必然会经过这片山麓,倘若那人能够幸运的通过前面的关卡顺利到达指挥所,那曹丕便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实际上一个钟头前,曹丕甚至开始怀疑那人真的已经被淘汰只是夏侯惇忘了通知自己。

只是就在刚才,一阵异样的风声引起了曹丕的警觉。
有人过来了。
那人老练狡黠的不像一个尚未毕业的学生,对曹丕张开精神领域的试探处理十分老道,甚至给了曹丕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许久不曾拥有,曹丕顿时对人来了兴趣。

林中寂无人影,耳畔传来的阵阵风声,带起满地落叶。

曹丕揣摩着这人心思,朝着空无一人的阴影试探道:“你是向导学院的向导?”
林中沉默了半晌,影影绰绰走出一人回答道:“06级赵云。”

赵云?这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就是那名单上的最后一人了?
曹丕思及此,便朗声对眼前人道:“那么阁下是想过去?”
赵云被他这无头无尾的一问给问住,想了想,回营地这里似乎是必经之路,便老实答道:“不错。”

曹丕一听这回答,看来就是没跑了。不枉我等了这么久,仔细一看,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手,都是极品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视线从赵云身上移开,摆了个自认为帅气的pose道:“想要过去?打赢我。”
赵云惊讶道:“这里是有什么给学生的隐藏关卡吗?”
“不是给学生的关卡,是专属于你的关卡。”曹丕冲赵云抛了个媚眼,拎着无奏欺身而上。

无边夜色在缠斗的二人中泼墨展开,黝黑的树林里,天地萧杀,黯淡无光。
半晌,几番交手下来,二人依然没有分出胜负来。
曹丕对眼前的人越看越喜欢的紧,不由挑眉:“明人不说暗话,赵云,我喜欢你。”
赵云被曹丕耽误了许久,心下愤怒道:“一派胡言,你究竟为何拦我去路?”
曹丕施施然道:“大象若无牙,羚羊若无角,也不会死于猎人之手了。”
赵云咬牙切齿:“那真是抱歉我这么让你喜欢啊。”
“可不是肤浅的喜欢,”曹丕不悦地反驳,“我对子龙的爱慕之情,就像我二妈和我小妈之间可歌可泣的禁忌之恋一样,即使我老爹也不能将我们分离。”

远在洛阳的郭嘉与荀彧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喷嚏——“文若/奉孝想我了吧。”他们又不约而同的想到。

那真是辛苦你爹后院起火了,赵云腹诽。

于是正坐在办公桌前的曹操也打了个喷嚏,元让想我了吧,他擦了擦鼻子想到。也不知道子桓那小子把事办的怎么样了,赶紧抢个媳妇回来把事办了,不然元让整天就知道叨念这小子的终身大事,我自己的大事都没法办了。
真不愧是老曹家一脉相传的父子连心啊曹老板。

于是丕云二人就这么僵持着,曹丕似乎忘记前一个钟头还在绞尽脑汁的思考如何给赵云找茬的人正是自己,他现在只想祝他老爹和惇叔大吉大利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好谢谢这两个人把自己扔来向导学院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向。

这回连带着夏侯惇也打了一个喷嚏。
“夏侯大人多保重身体呀。”同样来向导学院物色人选的刘备关怀备至到,“夜露深重,不如我让二弟给你熬些姜茶暖暖身子?”
不,你让他离孟德远点我就好了。

赵云见曹丕不说话,以为他想通了决定放自己过去,抬脚便向曹丕走去,想要越过曹丕离开。曹丕见赵云向自己走来,以为这人要向自己投怀送抱,心下一阵忸怩——虽说是荒郊野外,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些限制级的事情也不是我曹丕正人君子的风格。
这两人的电波估计就没在一频道上过吧,也难为他俩居然还说了这么多话还对上了。
只是曹丕这厢还在还在“装君子”,没想到赵云就这么目不斜视的直接穿过了他,他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我不能让你过去。”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是想反悔吗?”赵云怒道。
“让你过去也不是不可以,毕业之后和我回魏塔。”
“毕业?我是蜀塔的首席向导赵云这次我是陪我家主公刘备刘玄德大人来向导学院招新的,已经毕业很久了!阁下怕是认错了人了??”

你再说一遍?你是谁?

——————

所以确实是场误会。

难怪曹丕会觉得赵云这个名字十分熟悉,蜀塔首席向导的名字,当然熟悉。
赵云话音刚落夏侯惇便给曹丕发来消息——名单上的人下午时就被淘汰了,只是他和刘备喝茶拉家常聊嗨了忘了通知曹丕。

曹丕暗自替老爹抹了头上的又一把绿,又由衷的感谢夏侯惇的“玩忽职守”。您真是比我亲爹还懂我啊惇叔。

赵云告诉曹丕,自己今天在山里埋伏了一整天,想要从最前线为蜀塔物色出最出色的向导。
巧了,我也是,曹丕接到。就是我是来找对象的,曹丕又在心里补上了一句。

两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开了,赵云也算是对曹丕卸下了大半防备,答应了曹丕一同回营地的邀请。

一路上曹丕搂着赵云肩膀揩油,美其名曰“促进魏蜀两塔友好合作交流”,赵云的一根筋脑袋也碍于曹丕口中的“魏蜀两塔友谊”,对于曹丕的上下其手没有发作。

穿过前方的山谷便是营地了。山谷中没有高于灌木科的植被,更多的地方被白雪覆盖。

赵云转头的功夫,便发现原本走在自己身侧的人居然失了踪影,他顿时有些焦急的四处观望起来。
忽然,他的后颈挨了一记不轻不重的“攻击”,一阵湿冷的寒意顺着他的领口渗入他的身体。赵云终于明白了过来,他对曹丕这种幼稚的行为感到好气又好笑,可是他却不由自主的弯腰捡起一团雪球,对着身后妄图再度“偷袭”之人的脸狠狠砸去。
曹丕对赵云陪自己一同胡闹感到一阵讶异,不过容不得他多想,赵云的第二个雪球已经迎面砸来。


“所以这就是你们两个人落汤鸡一样的回来的原因?”夏侯惇把毯子扔到了曹丕和赵云的头上,略带愤怒的抱怨道“都是这么大的人了,如此不知轻重。赵将军你也是!陪着子桓胡闹!”
刘备站在一旁依旧充当着和事佬的角色道:“都是年轻人,偶尔活泼一下无伤大雅嘛。”
夏侯惇依然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些什么,不过曹丕与赵云都没听进去,

四目相对,会心一笑。

——————

虽然只有短暂的三天,刘备和夏侯惇也识趣地没有来打搅两人。
临别前夕,曹丕把脸埋在赵云的颈间,呼吸着赵云独特的体香嗡声道:“和我回魏塔吧。”
良久,赵云长叹了口气:“不……我不能,蜀塔现在还需要我。”接着赵云推开曹丕抬眼笑着说:“保重。”
曹丕闷闷不乐的“嗯”了一声,转过身拉开直升机的舱门。

“两年之后,”赵云顿了顿道,“两年之后如果子桓还没有结合,来蜀塔找我吧。”

听见赵云这话曹丕不可思议的转过了头,一瞬间赵云身边的刘大耳也顺眼了不少。他喜形于色的望着赵云,赵云被他盯的略显僵硬地转过头去补充道:“子桓要是结合了自然皆大欢喜,要是没有结合……”
曹丕没有让赵云说完,直接把赵云的脸捧了过来用嘴堵住了赵云的话头,舌头攻入了赵云来不及合上的嘴巴,将津液渡入赵云口中,搅动中发出“啧啧”的水声。赵云的小舌被曹丕带入口中后有节奏的轻轻吮吸,舌尖的快感传达到全身,一声轻微的呻吟从赵云齿缝间溢出。曹丕十分受用,更加卖力的攻城略地。

“咳咳”,曹丕听到了夏侯惇在背后的轻咳,抬眼便是刘备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棒打鸳鸯的混蛋刘大耳,曹丕心中骂道。
他依依不舍地轻抚着赵云的后颈,拇指与虎口处的茧蹭的赵云一阵酥麻,温存了半晌,最终不得不放开了赵云。
“两年之后。”曹丕说。

“好”赵云笑着回答。


PS 1.赵云也是被刘备拖出来相亲的,本来是下一站在赤壁的哨兵学院,不过被曹丕半路截胡了。

2.赵云是向导学院06级的,现在毕业的是16级,两个都带个6曹丕没注意听成了16级赵云

3.两年后曹丕也没有和赵云结合成功,因为赵云发现自己好像恐结合(和恐婚差不多一个意思233

4.今天也在曹老板与云妹生气边缘疯狂试探的曹柿子表示,皮这几下很开心。


评论(7)

热度(23)

©凌牙aka Powered by LOFTER